• 365bet体育在线台湾

    二、教育政策的价值追求:公平、法制、科学、效率

      这个教育政策的价值追求啊,我想咱们都是可以接受的,这个部分我比较简略的说一说。虽然这个讲起来是很有意思的,有大量的案例去谈论,空洞的讲道理都是很容易接受的。实际上,你要讲到一个公平的时候,我们要说政策应该是公平的,这个没有任何人反对。但是通过具体问题问你什么是公平,你比如说象这个重点中学办不办?办重点中学有人说不公平,你把资源、人力、物力、经费集中在少数学校,那么大部分人接触不到这样的学校,这样是不公平的。那么有些人说:“不对呀,我们这部分人发展起来,对国家的发展贡献更大。而且我们本身有这样一种接受更好教育的权力。所以这个是公平的呀。”这个公平的问题,它不是一个简单的观念,从政治的角度来说,你要针对每个具体的情况,要做大量的分析的。

       第二个,咱们现在是法制社会,现代法理性这个是很重要的基础。这个实际上对我们国家来说,政策的法制性是非常强调的。

      科学,这个就包括了科学的内容、科学的形式,包括它的知识的拥有程度、它的数据的可靠性。实事求是的讲,我们现在真的要做政策研究的时候,从我的经验来看,最困难的就是数据的缺乏。因为你要做一个分析的话,你首先要根据实际的数据,经费、人数、时间等等,现在我们国家数据的匮乏和不准确,统计口径不一样、统计结构不一样,问题非常严重。包括我们的教育部内部,各个司局拿出来的同样一个问题的数据都是不一样的。你说有没有道理?都有道理,它都有它的计算方法。问题就是说,我们国家没有一个统一的口径,作为一个学生的数量、教师的数量,你比如说教师数量,说起来这个事情好像挺简单,这个你们应该有一个数据吧,但是没有一个正确的数据,为什么呢?当然北京大学有多少教师这个问题很简单,但是说起来简单也不一定简单,你北京大学什么人叫教师什么人不叫教师啊?比如说,统计教师的时候,闵校长他是教师,这是肯定的,统计行政人员的时候,他也是行政人员,统计另外一个什么数据的时候,他也是那个数据。所以这么一统计,如果你讲不清楚的话,你看这个学校有3个数据,把它一加,加起来以后就超过它的人数的总和。你说这些数据,它都是对的,但是它就有问题。按我们国家说来,基础教育层面,民办教师、代课教师、临时教师,你怎么统计?就是统计标准啊,包括这个统计法呀、统计规则,它都不是很……这是需要一个过程的。文明的建设,它是一个很长很长的过程,不是我们想起来很简单的一个事情,不是那么简单的。

      然后,我们讲效率,这个我想是咱们教育政策的一个基本的理性追求,有机会的时候,我们可以一个一个来谈这件事。


    2014. All rights reserved. Jianlong software Shanghai ICP No. 05001683 -4